儋州经典山歌“叹五更”,请大年夜家观赏

来源:原创作者:编辑:admin2020-04-11 08:17

  张纲二哥棒歌,王造彪歌爸棒声,兄弟姐妹们快快坐上去听歌。

  张纲二哥歌棒听,早朝听到夜三更;

  感冒头公流鼻水,听到山歌立时停。

  棒歌与伴着来听,不论三更与五更;

  尔时有手机的话,二哥怎得苦项行。

  人家有妻怨夜短,咱哥无妻怨夜长。哈哈。

  无妻租个来先用,到时你怨夜不长。哈哈.....

  有张纲怎不有小凤?

  不是等了一夜不来吗,你也去等怎问广话?哈哈......

  回18dd :郎来曾下相思信,也有一种版本:郎来曾咐相思信,清风吹动木叶影,也有另外一种版本:风吹山动木叶影,其余,欲去恐忧侬就到,应为:欲行生怕姑离开,固然,意思是没有变的。但如许唱起来是否是认为比拟好落句些。

  山歌的作者应为张纲,后改成张绩。

  龙哥,按你指出全部改正,感谢!

  多谢版主的改正

  音频怎不开得?

  dzr957 租个老婆过一夜你怕他上瘾不,我怕不药来解瘾了,另夜黄昏着劫人。哈哈!!

  章经棒歌汉张刚,唱歌颂到五六更;

  不像咱哥头小侬,唱囊唱卵唱牛柄。

  可否改成:

  披风不怕身冰冷,心红不论路熟生;

  记得前日花下约,转水登山放步行。

  初到头更坐一瞬,扬声哥唤侬不听;

  天边没有飞鸿过,付信催姑紧步行。

  夜静不雅旁观月色靓,滴漏铜壶转二更;

  郎来曾附相思信,怎相思信话不灵?

  三更鸪叽未妥定,东哦西望引愁生;

  清风吹动木叶影,偷夸哩做是鸾行。

  坐到四更身冻冷,见侬不来鞋上踭;

  哩走恐忧侬就到,十遭举步九难行。

  子管延宽瞬到瞬,不觉灵鸡叫五更;

  不知阻拆从先样?痛苦郎担为侬行。

  坐到东边天色靓,扣来不定有六更;

  天有六更鼓的话,守到六更了慢行。

  苦情知说予谁听?说予路边青草听;

  没人知得郎行苦,青草自知郎苦行。

  掌姑的老外婆必然会唱山歌,便利时将老人家唱的山歌发来让大年夜家观赏观赏。

  回:踩着大年夜象逝世的蚂蚁

  半的瘾烟半瘾酒,独身哥伯瘾妈人。哈哈.....

  回:琼西子云

  古有山歌传到我,昔日着练唱山歌;

  生做儋州人后辈,不识唱歌不棒睋。

  回:思儋人

  张纲二哥的《叹五更》传达版式本很多,在此就按演唱者的吧。

  回dzr957